能饮一杯无

凭洗尘一点风骨

       

        他站在人群中央,身后是征程浩荡。

    
        他仍是少年,走过时带着风,笑起来发着光,提起空军的英武时,语气里带着严肃和神往。

        阳光,树影,正步,汗水。

        青春的回忆永远都不止晚风,烧烤,路边摊和啤酒,也有猜火车和麦田里的守望。

        
         我们的青春明显很不一样,但好在终于,有了一个交点,一段共同的回忆。

         印象深刻除了汗水和日光,更有暴雨中惊慌奔跑的我们与站在原地招呼学生的他们。雨水凛冽如刀,悍然分割我们与他们。

          一个屋檐,便分开两个世界。

          那份责任与担当,不辞辛苦,与我们不一样。暴雨倾盆人群涌动的操场上,不看服装,我也能准确看出来,哪个人是教官。

         匆匆跑到室内竟恍然想到,这个站直了脊梁带领并指挥着整个班的人,只比我大了两岁。

         他说起对国家财产的珍惜与爱护时神情颇有些严肃,带着隐藏起来的骄傲。
       
         同学在我耳边说:“这么爱国吗?”
         我说:“这多好。”

          对于有道德洁癖的人来说,爱国和正义感,是一个人最闪光的地方。

        
         
          还有,这个话痨子长得很帅。🌚

      
  

                你且听这荒唐,春秋走来一步步
                你且信这风浪,永远二十赶朝暮
                将昨日事
                归欢喜处
                我们都需要自渡。
                                     ——《记昨日书·伏仪》
             

         

         
        

         
        

       

       

        

【簇邪】后来

      瓶邪&簇邪,大型ntr现场,原著属于三叔,ooc属于我。谢谢小可爱的点cp。 @翾飝 _(:ᗤ」ㄥ)_

        你将会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黎簇上火车的时候天光乍破,熬夜的眼底是浓重的黑色。他眉头紧皱,下巴紧绷,似乎随时会暴起,将拳头挥向陌生人。眼睛里却不见凶狠,水光淋淋。

        他简直像是在逃命。神情紧张,眼睛里带着绝望,时不时燃起希望,明了又灭,闪烁,璀璨,又熄灭。

          时而坦荡,时而惊慌。

          他放不开的手鲜血淋漓,他放不下的人遍体鳞伤,他疼的彻心透骨,可他不想放手,不想放下。
          心中的魔张牙舞爪。

          吴邪靠在黄花梨椅子里耷拉着眼皮休息,他垂着头,看上去有些委顿,了无生气。
        
          张起灵的手从身后探过来,盖在他的眼前。

          “不够。”吴邪抬手握住眼上的手掌,“我做的不够,我欠他的,是一条命。”

          “他也成为了之前不敢想象的自己。”张起灵不会安慰,只是把人世看得通透。

          世上本就没有谁欠谁,只有谁愿意。

          很多身不由己,说到底也还是心甘情愿。

          “可……”吴邪还欲多说些什么来反驳,便被小哥捂住了嘴,“别多想了。”

          世上哪有什么谁欠了谁,这样算的话,是张起灵欠了吴邪的天真无邪和遍体鳞伤吗?那吴邪是否又欠了张起灵很多条命和十年守门的孤独呢?

           更何况,还不清的。
          怎么样才算还清亏欠别人的?那是有下限无上限的付出,与永无止境的愧疚。

          百年时光,也并不足够归还这不绝情意,只能好好珍惜。

          黎簇敲打着木门,福建山村的湿气渗进骨头缝里,膝盖骨开始隐隐泛疼,思思绕绕,一缕缕柔软缠绵的疼,挠的他心焦。

                
          木门被人吱呀一声打开,没有脚步声,是张起灵。
            
               
          黎簇站在那里与他平静地对视,那人的眼里黑沉沉的,没有自己,没有光亮。黎簇习惯性的歪头轻笑一声,“我找吴邪。”

            张起灵很少对什么人束手无策,但面前这个麻烦,是吴邪心尖上的血肉伤痕,别人一碰,便要刺痛流血,他沉默着让开身子,黎簇带着少年气的笑走了进去。

            吴邪坐在屋子里,在等他。

             
          “考的不错啊小子。”从那次他背着他从汪家出来之后,这是第一次见面。吴邪笑着寒暄,眼神里有一些欣慰。

          “怎么不去报道?机票不要钱的吗?”第二句话,他便撕开皮肉的伪装,直指心口。

          黎簇站在他面前,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下巴,胡茬,喉结……他没变,甚至胖了一些,看来这俩人把他养的不错。
         
          “你知道为什么。”黎簇弯腰凑近他,将对方的眼神固定在自己身上。

          “为了找你。”妖魔破翼而出,在他心中飞舞燃烧,他多想被一剖为二,彻底释放心里的这只孽障。

          “你糊涂了,傻小子,头盖骨少了脑子也少了?”吴邪很少在怼人的时候还有气无力的,黎簇知道,吴邪一开始,就没有反对的打算,他会一直妥协,退到无路可退的地方。

             因为他欠他的。
        
         

           
            “你真的考虑好了?”吴邪终于动了动,抬手摸了摸手腕上的镯子,这镯子在他一身现代打扮下,突兀得很。

              “对。”

              吴邪也不劝他回归正常大学工作结婚生子什么的,他知道没用,他知道他心里想要什么。那魔鬼是他种下的,他自然明白。

             “戴着这个镯子,吴家的人会护着你的。”吴邪褪下镯子递给他。

             “在杭州横着走都行,在北京那些牛鬼蛇神多的地方还是小心一点。”吴邪一副语重心长的长辈模样叮嘱道。

              “就这些?”黎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就这些,我也没钱,别的没法支持你了。”吴邪一面耍滑头一面看向旁边当木头桩子的张起灵。

              “你明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黎簇将手中镯子戴上,“拿了吴家的镯子就算进了吴家的门了,我不急,我们来日方长。”

           
                吴邪深吸了一口气,“黎簇。”

              “别拿张起灵威胁我,我就是被弄死了,这颗心都不会死。”

             “我不可能甘心的,用我的命,去换得你和别人厮守。”

             
               雨停了。湿气渐消,吴邪叫张起灵赶紧去采些山菌
回来,张起灵点点头,经过他身边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他追上进屋的吴邪,“那我呢?”
      

               “你给我滚去洗澡换衣服。臭小孩,脏。”
               “还不是因为急着来找你!!!”
          

                你开口,我就可以立刻为你去死。我是你的,你,也要是我的。我会等,你可以为他等十年,我就能为你等一辈子。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刚好遇见你 番外ⅰ

哎?番外!

无一不是你:

陆迁十四五岁时曾随父母去过蜀地,那是他第一次去中原。
父母寻了个山间的小客栈落脚歇息,晚上陆迁趁他二人都睡熟后偷偷溜了出去。
柔和的月光像光滑的丝绸铺了满地,照在陆迁脸上竟还有一丝湿湿的凉意。山腰处的树林早已枝繁叶茂,仰头看去只见一片斑斑驳驳。陆迁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闭着眼享受这片刻的静谧。
突然东边有些许响动,陆迁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张望过去只见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明教。
正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陆迁急急地跟了过去,那男孩察觉到了他,扭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目视前方,轻功一刻不停:“别跟着我。”
陆迁眨了眨眼:“为什么阿?你要去哪阿这么急?我能帮你吗?”
男孩言简意赅:“我去救人,你帮不上忙。”
“怎么会!我可厉害了!哎?你的眼睛是天蓝色的!我娘说天蓝色的眼睛很少见呢!”陆迁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男孩皱了皱眉头,隐身后加快速度把陆迁甩了。
“呃...”陆迁尴尬地挠了挠头,仍不死心地顺着男孩消失的方向去了。
片刻后,陆迁看到了一片火光。
肆意的火舌撩拨着那个村庄,凄惨的哀嚎声震得陆迁耳朵一阵轰鸣,一群黑衣人手持火把,不断加大火势,手中的油或酒全部泼完后才迅速逃离了现场。
陆迁的手止不住地抖着,倏地又看见两个身影从村子里跑了出来,向山下奔去。前面的那个是刚刚遇到的男孩,后面的男孩带着半张面具,侧脸的线条已棱角分明,一双眼中蒙了一层雾气,还带着浓浓的仇恨和杀气,他怀中小姑娘的脸被烟熏得脏兮兮的。
陆迁把视线挪到了那小姑娘脸上,心下一惊,呃,惊蛰...?!还没来得及反应,陆迁又发现他们身后跟了一群黑衣人,正要出头时却被人一把捂着嘴拽走了。
陆迁的娘把孩子紧紧箍在怀里:“生死由命,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唔唔...!”陆迁死死盯着三人离去的方向,十分懊恼地被带了回去。


没关系,陆迁想,在真主的庇护下,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并与自己再次相遇。


[所以说当陆迁看见唐清竹的时候就知道唐夜和陆疏影的身份了]


正文 @能饮一杯无

【叶翔】我骗我自己!

        

           风花雪月,和我,都为你而来。



             叶修说你还好吗?

            孙翔随手关掉震动的手机,把屏幕上的名字按灭。训练时间不能玩手机,身为队长也不能例外。

       
              夜半风凉秋露薄,月下霜冷故人叹。 孙翔在灯下疲惫地按了按额角,今天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 这才想起被遗忘了一下午的手机。

   

              周泽楷退役后孙翔带起轮回竟也是得心应手有条不紊,多年沉积与岁月流转,青年棱角渐缓,眉眼光芒却不改。

        
             外人皆叹天才终究是天才,一旦用心思做什么事都能上手,可副队江波涛知道他每一次的失落和煎熬。

      
            那个张扬夺目的少年,已经学着与世界和解。

           要不是眼中骄傲不变,仍是少年风采,只怕连叶修也难想起他当年模样。

     
            孙翔笑笑便打了过去,
            “喂?”
            信号不太好,那边的人似乎在跑动。
            “你怎么……这时候打过来?”叶修喘着气,语气颇有些不满和焦急。
             “……那我挂了。”
            “行行行你快挂吧!我这边有急事!”

     
             没有等到孙翔按下挂断,手机里已传来了冰冷的电子音。
            “嘟……嘟……”

            愤怒过后是慌乱,与心乱如麻。孙翔强迫自己冷静,放下要再打回去的手,只觉得天地间一片荒凉,他站在孤独中央,被心爱的恋人抛弃。

            他想着自己要坚强,现在该干什么来着?一切都要和往常一样,冷静,冷静孙翔……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脱的衣服进的浴室,只知道胡乱打开的淋浴头突然浇下的开水淋得他一瞬间睁不开眼睛,烫的眼皮跳痛。

    
            去他妈的坚强。他像小时候被烫到的时候一样痛哭起来,热水从头顶倾泻而下和着泪水在脸上淌得一塌糊涂。

             他在浴室蒸腾的热气中想起叶修匆忙的语气,想起那条短信:“你还好吗?” 想起两人三个月没有见过面的事实,想起上一条短信停留在三天前的一句“嗯我知道”。

              他只觉得他们完了。

   
           
             他与叶修这场震惊旁人,聚少离多的恋爱,就这样完了。

              他不爱我了。孙翔眨眨湿漉漉的睫毛,长长的睫毛上滚下几滴水珠。

    
         
               他猛然想起好久之前网上的一个段子,“我半夜给你打电话,你气喘吁吁地说你在跑步。”忍不住就笑,笑了却又哭。

               躺在床上的时候他已经筋疲力竭,工作和失恋让他疲惫不堪。睫毛挂着眼泪,他昏昏沉沉地睡去。

                  “叶修……”

              第二天的他眼睛红肿着走进训练室的时候,那群臭小子看到他的表情精彩得他甚至想当场捧腹大笑。

              训练的间隙江波涛拉住了他,“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但我更想问你出了什么事?”

      
               孙翔面不改色:“我分手了。”哇靠这冷静的!自己也太酷了吧!孙翔在心里给自己点赞。

  
               江波涛的表情变了。
              他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孙翔忍不住问他:“你这表情,是便秘了?”

             江波涛狠狠用手指抠进手心,嘴唇颤抖, 要忍住大笑真是太痛苦了…… 孙翔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有毛病?”

             训练室里突然一阵骚动。
           
            居然有人敢在训练室里大声喧哗?!孙翔来不及关心好兄弟江波涛的精神状态,立刻马不停蹄地冲向训练室,眉毛紧皱,表情恼火。

          他撞开门,就看见一个人站在小队员们的包围中冲着他笑,笑得阳光灿烂。

       
           眼底黑眼圈乌黑。

     
           看见自己居然还有脸笑?!不对,还敢过来见他?! 孙翔捏了捏拳头就要冲过去,冷静是什么?不存在的!!他满脑子现在都只剩下了两个字“冲鸭!”

  
            叶修嗖嗖两步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孙翔攥得死紧的两个拳头。“想死我了!!!” “三个月摸不到我家翔翔的手手可把我急坏了!”叶修把那两个拳头抓在胸前抚摸个不停,犹嫌不够,还低头亲了两口。

        
            孙翔:“????????” “你昨天在干嘛???” 孙翔实在是脑子转不动了。

           “赶飞机啊!!!!跑死我了,差点儿没赶上!”叶·宅男·修惊魂未定地说,仿佛赶的不是飞机,而是诺亚方舟。
 

           “……”孙翔突然觉得好累。
           一定是工作太累了,一定是这群小崽子太难带了,才让他去怀疑叶修对他的感情,他都快忘记这个人曾经在全世界面前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放开,说他是他此生所爱,不再分开。

            孙翔笑得肩膀都在颤抖。“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实在说不出口,他便不说了,拉着叶修便往宿舍走。

           “江副队~请假!”孙翔拉着叶修走过,江波涛眼观鼻鼻观心假装看不见两人紧扣的手,“队长慢走,训练交给我就行。”

         后来叶修终于听孙翔说出了他当晚的心路历程躺在床上笑得差点当场昏厥。

       

           江波涛:“你们俩一个前脚跟我说快到轮回了记得给他开门,另一个又跟我说分手了,孙翔,下次脑补的事情不要太当真好吗?”
           孙翔:“我居然成功骗了我自己。”
           叶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得根本停不住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作者是沙雕……因为有一个吃簇邪的小可爱点了沙雕,我记错了,就把叶翔给写沙雕了……对不起(*´﹃`*)  @四毛的钱包









【点梗】233粉活动

        虽然不知道凭什么能233粉但还是厚着脸皮搞一个点cp点梗或只点cp不点梗写文活动。ball ball各位小可爱使劲评论😉。【不会写abo和星际机甲文所以避一下……_(:ᗤ」ㄥ)_】

[沙雕文]中老年人微信使用手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他们俩本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叉:

#无脑对话,ooc预警


#其中序号前带*符号的梗来源于网络段子,非原创


#文中大部分手癌来自于作者,此处有沙雕预警


#非常不严谨,请不要殴打作者






-这是一段黎簇与吴邪的微信聊天记录-


-这还是一个吴邪玩小兔崽子结果惨遭小兔崽子识破的故事-








 


01  


黎老板: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吴邪:怎么我一加你,你就突然改名字了?


黎老板:我喜欢,你管我?


黎老板:你怎么直接用本名,太没情趣了吧?


吴邪:黎老板,怎么才算有情趣?


聊天时长 47:25


黎老板:服不服?


吴邪:服服服。  


吴邪:幼稚


吴邪:你还是改成本名吧,我看着舒服。


黎簇:哦


黎簇:那我半个小时之后去接你。


02


黎簇:我到俄罗斯了。


黎簇:你要点什么吗?


吴邪:你给我寄点雪过来吧,在福建看不到雪还怪寂寞的。


黎簇:滚


吴邪:你寄一个俄罗斯大狗熊过来


黎簇:咬不死你。


03


吴邪:么么哒


黎簇:呕,你好恶心。


吴邪:不好意思,发错人了。


黎簇:?


黎簇:你给我解释一下


黎簇:吴邪


黎簇:吴邪


聊天时长 02:16


04


吴邪: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黎簇:你要做饭?


吴邪:嗯


黎簇:那我今晚不回家了。


聊天时长 05:20


吴邪:你非要聊够五分二十秒吗,菜都烧糊了


黎簇:菜?


黎簇:不是说出去吃吗?


吴邪:我给小满哥做。


黎簇:为什么,小满哥惹你了吗


05


聊天时长 11:03


吴邪:都成年人了还玩离家出走?


吴邪:黎簇


吴邪:黎簇?


吴邪:昨天不是谈过了?再复读一年是你现在最好的选择,我也希望你能这么做。


吴邪:你不能放屁学业。


吴邪:你不能放弃学业。


黎簇:你故意的吗


06


吴邪:在干嘛?


黎簇:复习,明天有模拟考。


黎簇:你放心,我是不会放屁学业的。


吴邪:…      


07


吴邪:我做了臭豆腐


黎簇:那锅还能要了吗


黎簇:我宁愿吃屎也不吃你做的臭豆腐


吴邪: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吗


黎簇:


黎簇:你还挺有自知之明,我居然不知道怎么反驳你


08


黎簇:你他妈凌晨四点还在发朋友圈?不要命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别熬夜吗?


吴邪:我有点疼


黎簇:?


黎簇:你又哪儿疼?作吧你就,本来身子就不行。


吴邪:我前列腺疼。


黎簇:…我过去给你揉揉??


*09


聊天时长 03:11


语音聊天没有回应


语音聊天没有回应


黎簇:???


黎簇:吴邪?你那边怎么了?什么声音?


黎簇:我过去找你


吴邪:你别


吴邪:我没事


吴邪:胖子用电饭煲炖鸡,刚才电饭煲不知道为什么炸了,大概是假冒伪劣产品,我操。我刚才在院子里呢,什么事儿没有,被吓了一大跳。


吴邪:就是鸡被炸飞之后好像黏在天花板上了


黎簇:


吴邪:完了,估计是我没看好时间,应该在半个小时之前就把电源拔下来的。肯定是里面的汤都煮干了,现在一股焦味儿,隔壁大妈又要找过来了。


黎簇:拍个图


吴邪:拍什么,我真没事


黎簇:没让你拍自己,让你拍鸡,我要发朋友圈嘲笑你


吴邪:?


10


通话请求没有回应


吴邪:你给我打电话了?


吴邪:刚才在洗澡没有听见


黎簇:没事,刚才手滑摁错了。


吴邪:手滑打开微信,手滑打开我的聊天界面,又手滑发起语音聊天?


吴邪:你这手太不好用了,剁了吧。


黎簇:你怎么话那么多


黎簇:我不喜欢,撤回


吴邪:不会


黎簇:?


吴邪:我是老年人,不知道怎么撤回


吴邪:你也别太勉强自己,复习累了就休息一会儿,明天还要上课呢,早点睡。


黎簇:不睡,我热爱学习


黎簇:我要上985


吴邪:你这个智障还挺远大


吴邪:你这个志向还挺远大


黎簇:吴邪我求求你不要用九宫格了好吗??


吴邪:睡吧。


11


聊天时长 01:43:07


黎簇:?


吴邪:困了,不聊了。


吴邪:你看我大姨都不利索了


吴邪:我打字都不利索了


吴邪:不关我大姨的事


黎簇:吴邪你在用脚打字吗?


12


吴邪:?


聊天时长 11:12


吴邪:这有什么好吃醋的。我可以保证你是我用微信聊天聊得最多的人群


吴邪:打错了,不是人群,只有人。


黎簇:渣男


*13


黎簇:吴邪你过来一下


吴邪:?


吴邪:你就在隔壁房间还给我发微信?


吴邪:干吗?


黎簇:嗯。


吴邪:


14


吴邪:我不行了,我真的很困。


吴邪:我要去摔跤了


黎簇:????睡前活动??


吴邪:打错了,我要去睡觉了


15


黎簇:房间号是520


吴邪:又他妈


吴邪:你故意的吗?


黎簇:你赶紧上来,我趴窗户看见你在酒店楼下瞎晃悠了。


16


黎簇:你是不是真的要这样对我?


黎簇:你就这么无情?


黎簇:吴邪,你说话。


通话请求没有回应


黎簇:好,你牛逼,看上你算老子瞎了狗眼了。


吴邪:你有病啊??我这不就在你对面呢吗??


黎簇:那你为什么一直看手机不理我


17


聊天时长 04:21


黎簇:[图片]


黎簇:轻伤,明天就能出院。


吴邪:你这小孩儿怎么别人说什么都不听?


黎簇:我跟你说了你不用管我


黎簇:这是我的事


黎簇:睡了,晚安。


通话请求没有回应


通话请求没有回应


吴邪:…


吴邪:黎簇,我说真的。


吴邪:你不能老这样奶子一热就冲上去了。


吴邪:是脑子一热


黎簇:吴邪你能不能闭嘴


18


吴邪:在干吗


黎簇:吃饭饭


吴邪:哟,还学会卖萌了?下一步是不是要去洗澡澡,刷牙牙


黎簇:你他妈放屁,老子不小心多打一个字


吴邪:小兔崽子一点都不可爱。


吴邪:那你一会儿要去干吗?


黎簇:睡觉觉


黎簇:吴老板,我可爱吗?


*19


通话时长17:06


黎簇:我问完了就搞死你


吴邪:好的。


黎簇:告诉你


*20


通话时长07:16


黎簇:你好点没啊?跟你说了你身体不行,黑瞎子那个四合院又破又冷的,不行回来住吧。


吴邪:没事,退烧了。我哪有那么脆,小兔崽子。


黎簇:黑瞎子呢?在照顾你?


吴邪:他刚上完街回来


吴邪:真是,说了我没水,他还给我买颗粒的。


黎簇:?


黎簇:颗粒的啥?


通话请求没有回应


黎簇:吴邪你接电话


吴邪:干吗??


黎簇:颗粒的什么?黑瞎子给你买什么了?我过去一趟


吴邪:不准


吴邪:黑瞎子没交房租,水让人停了。结果他忘记了,居然还给我买了颗粒的感冒冲剂。


黎簇:


吴邪:你想成什么了?


吴邪:嗯?


黎簇:嗯?


*21


通话请求没有回应


吴邪:刚洗完澡,在做足交。


黎簇:??


黎簇:吴邪你他妈的牛逼啊


吴邪:足疗,打错了。


*22


黎簇:回来没有。


吴邪:快了,和瞎子在车震。


黎簇:???????????


通话请求没有回应


通话请求没有回应


通话请求没有回应


吴邪:和瞎子在车站


通话请求没有回应


吴邪:又打电话干吗?要上车了。


黎簇:骂你,接电话


通话时长 03:11


黎簇:到了跟我说一声,我去车站接你。


22


黎簇: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吴邪:又怎么了?


黎簇:没什么啊,我就是感觉没有我你也过得挺充实美满的,决定以后远远地祝福你。


吴邪:黎簇,你抽什么风呢?


黎簇:没事。


视频聊天被拒绝


吴邪:你倒是接啊。


黎簇:吴老板这么忙,还是别在我这种小人物身上浪费口舌了,不值当。


吴邪:你别在那阴阳怪气的,真以为我治不了你了?


黎簇:今天我生日。


吴邪:真的?


吴邪:黎簇?


吴邪:我这几天脑子迷迷糊糊的,可能给忘了。我现在过去找你。


吴邪:对不起


黎簇:哦


吴邪:你在哪儿?


黎簇:关你什么事


吴邪:你能原件我妈?


吴邪:原谅我妈


吴邪:我


吴邪:吗


黎簇:


黎簇:吴邪你他妈就不能放弃九宫格吗


黎簇:[发送位置]


吴邪:等我。


23


聊天时长 10:23


吴邪:你别总是想那么多,说那些屁话有用吗?


吴邪:气话


黎簇:为什么你每次打错字都不说对不起?????


吴邪:对不屁


黎簇: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是故意的


黎簇:是对不起!!


吴邪:我接受你的道歉


24


通话时长 12:41


黎簇:不聊了,烦


吴邪:那就不聊了。


黎簇:嗯


吴邪:嗯


25


吴邪:没事儿,叛逆期而已。小孩子很好哄的,不用担心,笑了就好办了。


黎簇:?


黎簇:吴邪你是不是发错了?


吴邪:怎么撤回不了?


黎簇:超过两分钟了


黎簇:你不是说你不会撤回吗?


吴邪:


黎簇:你发错的那条是在说我吗?


吴邪:


黎簇:我生气的时候你是故意把字打错的吗?装给我看的?


吴邪:


吴邪:手滑


黎簇:手滑?


吴邪:手滑。


黎簇:吴老板这手也没好用到那里去啊,不如剁了吧。


26


黎簇:你这个大屁眼子。



【说点什么】突然发现的

           我居然没有在《刚好遇见你》的开头中标明这篇文其实是合写的,不只我一个人,是我和我的同桌 @无一不是你 两个人一起写的,没有声明就太不好意思了。不能独占啊💪。谢谢大家喜欢这篇我们俩不想听课时摸的鱼。

哈哈哈哈完了簇邪女孩脑补出了画面。
黎簇舔舔嘴唇问吴邪:“怎么样?”
吴邪:“呵。(冷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死了。
求太太们产粮!!!!!给太太们递笔!

【明唐】刚好遇见你

      第二十五章

          ”种上子蛊者,如若变心,便受蛊虫啃噬内脏之苦,此生忠诚于种母蛊之人。”

           唐夜一字一顿,眼神决绝。

           陆迁沉默着。原谅谈何容易,他曾坠入深渊,走过末路,可只有那一个人,让他绝望心死过。他宁可从此后形影相吊,也不想再尝一次这彻骨的寒冷与绝望。

         
             陆迁的沉默令唐夜心慌,唐夜上前想触碰他,却被甩开了手,“你觉得我还会再相信你吗?”——我才是被抛弃的那个人!

            说罢他便要撵人离开,唐夜紧紧盯着他的眼睛,那双翡翠般的眼中映着皎洁月光,寒意渗人。曾经这双眼睛注视着自己时,都是满满的温柔与迷恋……
            

            “哎我说,你叫陆迁是吧?”一旁的男子看不下去了,“这够诚意了吧?还不够让你原谅他吗?”

            “我是不肯原谅他吗?我是不敢!……那种被全世界抛弃的绝望有人敢去尝试第二遍吗?!如果是你,你肯吗?”陆迁不想再废话,提了刀便逼着人后退。“走吧。”

             
            “唐夜,这种方式给我的忠诚,对我来说更是折磨。……如果你变心,我宁愿你好好活着,我只要那个人死。”陆迁的刀指着不肯挪动步子的唐夜。

              “我们不可能了,唐夜,你根本就不懂我。”

               “也不懂爱。”

              唐夜闻言愣住,“我以为……”

              “你还是这样自以为是,唐夜,你根本不懂我。”陆迁突然扯出一抹带着恨意的冷笑,“你伤害自己不会让我觉得安慰,只会让我更加难受。”

        
              “你欠我的,我要你这辈子都还不掉。和我一样,永远受折磨。”陆迁眼神凶狠冷血,唐夜见过他杀人时的眼神,一模一样。

              他确实还爱他,只是,再也不想在他身边做条狗了。

             “他为了让你原谅他用自己的身体做了交换,你就这么对他?”一旁的男人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

           
            下一秒刀便贴在了脖颈上。

      

            “不是!是养蛊!”唐夜头都大了,你是来添乱的吗兄弟?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