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饮一杯无

【all翔】狩猎与争夺(下)

     第一章

all翔【高亮】有昊翔和周翔剧情【前方预警】不喜勿点

【明唐】刚好遇见你

        
       第二十三章

     
         陆迁如果不爱他了,他绝不会纠缠,可……他明明还爱他,又为什么不肯靠近他?

        唐夜想不明白。难道,陆迁真的不会原谅自己了吗?

        陆惊蛰这样问过尹霜夏,尹霜夏放下酒坛想了想,才回答她,“正是因为太爱他吧……才会比起失去更害怕来自对方的伤害。你看,陆迁跟死了一遭似的。”

        尹霜夏也不敢确定,在受过这样的伤害之后,陆迁还会不会鼓起勇气,原谅唐夜。

        君山的桃花正开得灿灿熠熠,朵朵饱满,娇红嫩白,争奇斗艳。也只有这样的桃花,方能酿出最为甜美醉人的桃花酿吧。

         君山竟被装点的精致而浪漫。漫天飞花,或随水漂流,或零落入泥,引多情人心绪徒增,无从排解。

         唐夜只想起了那晚的桃花酿,与陆迁那猫儿般闪光的眼睛,痴痴地望着自己,带着不甘心的恨,带着狂热的爱,似要将他烤的焦灼,然后吞吃入腹。

        有凄婉琴声幽幽地飘来,丝丝缕缕,似远似近。唐夜不由得朝桃林深处走去。

        粉白花瓣如雨飒飒而下。中有一人,背对静坐,低头弄琴。

     
        白衣白发,不是陆迁是谁?!

        唐夜听得失神。那琴声不似平常,竟像是声声悲泣,杜鹃啼血。
   

       纵是桃花灼眼,他的眼中,也只有那一抹白色的背影。

        陆迁惯用双刀的双手十指修长,手上弹拨轻柔平缓,他双目微阖,面无表情。

          这曲子是姐姐殉情前所弹奏过的,而今其中深情,陆迁终能领会,感同身受。

         “哥哥!你在偷听陆哥哥弹琴吗?”一声清脆童音响起,陆迁停下,皱眉回头,目光与无措的唐夜对上,而后别开,“芙蕖,回来。”

          唐夜惊慌地看着现场抓包的小丐萝,一时竟不知说该如何解释,“我只是……”……好吧就是偷听。

        陆迁抱了琴带着蹦蹦跳跳的小姑娘走了,没有跟他说一句话,甚至,再连看他一眼都不肯。

          唐夜呆立在原地良久,终是闭了闭眼睛,“陆迁,我所加之于你的所有伤痛,若我千倍百倍得受回来,你……还愿意原谅我吗?”

          “陆哥哥……”女孩儿伸出小小的手来,抓住了陆迁的衣摆,“那个哥哥看起来好难过……你不去安慰他吗?”

           陆迁揉了揉她的 头,“他难过的时候,我只会比他更难过。”

           
             “唔?”小丐萝歪了歪头,“为什么?”

             陆迁沉默片刻,“大概因为我傻吧。走吧。”

     
            我不肯原谅你吗?我如何敢原谅你?给你的一颗心都被狠狠折磨得支离破碎了,我还有什么,能去赌一个未来呢?




        
            第二天,唐夜便离开了,陆迁没有说话,可陆惊蛰看得出来,他是最难过的那一个。

           “陆哥哥,你不去找他吗?”芙蕖吮着手里的糖葫芦含糊不清地问。

              陆迁的白发被从山巅吹来的风扬起,他背对着千山桃花碧水,面朝君山对面的崇山峻岭。外面,便是那人所去往的世界。

             “不必了。”

            从今往后,江湖偌大,皆与他无关了。

      
            江湖的尽头,是否只剩孤独?从此桃花为伴,青山埋骨。

             杀手唐夜,与隐者陆迁,此后山水不渡,生死罔故。再无瓜葛。




            

         

           

    

【明唐】刚好遇见你

      
        第二十二章

          唐夜脑袋昏沉的很,恍惚间只听见四周人声嘈杂,似乎都在斗酒划拳。这是……在哪里?

          看来那箭上的毒不轻……竟连什么时候失了意识都记不得了……唐门弟子暗地里以毒炼体的不少,他也不例外,受这剥皮蚀骨的痛楚无非是求个在外活命的筹码,而今终于派上了用场。

           幸好自己还活着。

           他刚来得及动了动僵硬的眼皮准备睁眼,耳朵边就炸起一声尖叫,似平地一声雷惊得堂堂杀手身子一抖。“陆哥哥!!!!他醒啦他醒啦!!!!!”

            唐夜:“……”耳朵快被震聋了。

          唐夜转头盯着门口,连呼吸都静止了。彼时相识,他本以为陆迁与他此生不过相逢,可到底,痛彻却只因那过客。

       
       一个男人闪身进来,两人的目光隔空交汇。千言万语,有太多他懂的,也有太多他看不懂的。视线粘稠交缠,唐夜便要下床迎上那人。

      陆迁几步过来按住他,“别动。”

      陆迁松开手,低垂着眼睛问他,“还回来干什么?”

      唐夜愣怔地看着面前表情陌生的男人,“回来……找你。”

     “何必呢?”陆迁抬起头来,碧绿的眼睛里闪烁的不再是爱意,而是灼灼怒火,似要将面前的负心人生生焚烧。

     “还想再骗我一次吗?”

     “不是!不是的!陆迁,陆迁我……”唐夜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如何辩解。

      
       本来就是他的错……又有何可辩解的?唐夜痛苦地抬手按了按额头。

       
       “唐夜,”陆迁直直地望进唐夜的双眼,“我明白,我就是傻  ,就是好骗,在你眼里也不过是个工具还心甘情愿……才让你这样残忍的骗我,利用我……”他就这样望着唐夜,语气平静,声音舒缓,一字一句地说着。

        “我不在乎这些,因为我爱你,这些是我乐意的,我没办法,我就甘心这样……可是唐夜,这样的爱不仅害了我,也害了你,我在你眼中没有了尊严,你也没有对我有最起码的尊重更遑论珍惜……”陆迁说得很认真,很冷静,仿佛说的不是自己,面对的不是他曾经深爱的人。

       只有心死过的人,才能找回冷静。而陆迁,此刻冷静得可怕。

        “你以为我还会回来吗?还会想要回到你身边吗?”陆迁突然站了起来,哑了嗓子。“我告诉你,唐夜,不可能了。”

    

        “陆迁!”唐夜拉不住转身离开的人,也控制不住泛红的眼眶。

         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唐夜愣愣地盯着门口看了一会儿,俯下了身子,趴在床铺上,面无表情地咬紧了嘴唇,手里的被面似乎要被撕碎。他极小声地抽泣着,哭得小心翼翼。

           请问一个只会杀人的杀手如何追回被自己残忍伤透了心的爱人呢?

        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

         陆惊蛰在门外站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进来。“唐夜,我恨过你。”

          
          唐夜点头,“我知道。”这是应该的。

         “可陆迁他……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

        “你知道他的头发是怎么变白的吗?你知道他为什么能找到你吗?唐夜,他为你付出的,有你想得到的,更有你想不到的,至少,比你所以为的,要多得多了。”

         “你却不知道珍惜,唐夜,你真的,太过分了。”

     
     
    
        

【明唐】刚好遇见你


      第二十一章

  

     
        月光里白沙似雪,大漠里只听见呼呼的风声。唐夜跨进明教的地界没多久,便察觉身后有人跟着。听那细微的翻翻耳耳的脚步声,唐夜估摸着应该有二三十人。
      
        驿站的马本就不适合在沙漠里赶路,又加上日夜奔波,脚力不济,唐夜果断弃马,右脚猛踏马背,便腾跃而起。机关翼堪堪张开,身后破空之声已至,唐夜便瞬间调转方向,一个侧翻落了地。

         一支利箭插进了不远处的地面,而那二三十人也已趁机围了过来。

          唐夜脸上的银质面具在月光下寒光流转,眼中杀意森然。

          “来找死吗?”他抚了抚手中弓弩。

          一个看似头目的人从人群后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两眼,才咧开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来:“唐门的人向来是嘴硬。”

          唐夜:“哦?”抬手便是一箭过去,直冲面门,那人闪身躲开却未能看透此中玄机。
 
           箭头在擦肩而过时突然裂开,迸出一簇毒针来。

          “啊——”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那人便倒下不动了。

          身边的人皆是后退了几步。唐门暗器冠绝天下,门道颇多,防不胜防。

         怪不得江湖人说唐门的暗器,躲得掉,但逃不了。连七岁孩童用的最初级的飞镖,也藏了毒针或倒钩。

         
          “一起上!”不知哪个人喊了一声。

         唐夜踩了鸟翔便腾空而起,躲开了招呼过来的刀刃。一箭一个。

         “不过如此。”唐夜心下冷嘲。

         他踏着一人头顶跃起来,猛然发现了蹊跷之处,既然包围,那右方空处又是为了留给什么?

           唐夜皱了眉头,先走为上。

            “唔!”脚踝突然被人拽住,唐夜反应极快身子一拧,那人怕手腕吃痛,又怕胳膊被拧成麻花,不得不松了手。

           落地时他便一个翻滚,起身便抬弩瞄准了新来的一人。

         “唐夜……你还真是……难杀。”那人丝毫不惧,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

         唐夜扣动手中千机匣,“!”手中弓弩落地,利箭射向了地面。

        远处飞来的一只羽箭已刺入他的肩头。

       唐夜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走近他的人,仍是少年模样,眉间稚气却早已荡然无存,添了些狠厉。

         正是凌霄山庄的少庄主——凌飞羽。那晚他屠尽凌霄山庄主位,唯独留下了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年,没想到短短两年,这个孩子,便已经如此深沉狡诈。

       唐夜叹了口气,语气沉静。“找我寻仇的人不计其数,但至今,只有你成功了,倒是有点门道,能找到我。”

        他不再看着面前的人,低头寻思着。箭上喂了毒,虽不致死,但这条胳膊,一时半刻,是抬不起来了。

         唐夜知道,这次,是真的结束了。陆迁,若当来世,我定会好好报答你此生心意。

 
          “呵,”少年嗤笑一声,“这门道不仅不好找,还很贵呢。”

         “什么意思?!”唐夜猛然抬头,盯住凌飞羽,没有人……道上没有人敢卖他唐夜的行踪……唐夜突然想起了什么,除了,除了……

        唐夜突然难看的脸色映入凌飞羽眼中,少年心情甚好地笑起来,“真想不到他居然还是你的……啧啧”

       
         凌飞羽言罢,便抬剑点上了唐夜的脖颈,“想要个痛快吗?还是想要慢点的?”

         “随你便。”唐夜闭上了眼睛,这样的问题无非只是为了折辱自己罢了。

    
          少年便要刺来,一股劲风疾掠而来,将两人皆撞得一个不稳,唐夜睁开眼睛,一抹白影挡在自己身前,凌飞羽已经被撞得跌坐在地上。

        不过一瞬他便明白了这是谁,唐夜惊得愣在原地一动不动。“——陆迁。”

          那个纯白的背影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只在一片刀光中沉默地斩杀着所有敌人。

         “东南角有弓箭手埋伏。”唐夜颤声提醒他。

        待到最后一个人倒下,唐夜又开口:“陆……”那人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暗沉弥散……唐夜愣愣地站在原地,陆迁……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下一秒,他听见一个沙哑的声音响在耳畔,“唐夜……”熟悉的气息再次包围了他。

         唐夜能感觉到一双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温柔的情意似从未变过。然后他听到一声叹息,不知是谁的。

         陆迁已离开,去斩杀那几个弓箭手。唐夜站在原处,眼眶通红。








      

       

       
        

        

【明唐】多情刀客无情箭•诉衷情

凌格:

文案


http://lingojuan.lofter.com/post/1d11022f_12aa3f45


知己篇


http://lingojuan.lofter.com/post/1d11022f_12ab98de






那年奚江月十五岁,和身边一群高矮胖瘦的同龄人站在一起,排在大堂里。座上灯火昏暗不明,他只看见有个挺秀身影坐在那里,那张脸他瞧不清。他听见边上有人在议论,说,我们帮主今天要选个徒弟。



他被身边人挤来挤去,一路从后排被推到队首。他像条浅塘满溢被冲上岸堤的池鱼,一抬头,就看到那张先前瞧不清的脸。那人约莫二十来岁,脸上眉飞如鬓,眼睫细密,精雕细琢犹有三分凌厉。



那人不动声色地望着他:“你叫什么名字?”



奚江月眨巴着眼睛应道:“我叫奚江月。”



“你是个西域人?”他反问。



奚江月点点头:“我就是西域人。”



“就你了。”那人看他一眼,声音不浓不淡,如风过竹林般,“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苏衷情的徒弟了。”



奚江月还没反应过来,底下一群人议论声乍起。他听到有个声音这样说,这小子可真是命好,跟着帮主以后就有福了。那可是堂堂浩气指挥啊,真不知道为什么,座下几十个年轻人,帮主就偏偏选中了这一个。



他这才仔细看了看眼前人。那人眉峰若裁,宽肩窄腰。一身苍蓝劲装,铁面半覆。是唐门一派鬼神不知的作风。眉目深深,显得眼里情义也深。



奚江月还愣着,就有只手抚上了他的发顶。那五指形态修长,骨肉匀称,“还不赶紧叫师父?”



“师父师父——”奚江月连忙应道,“你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啊?”



苏衷情却没回答他:“以后你就知道了。”



此时的奚江月还是那条池鱼,而苏衷情就是及时雨,让他搁浅逢甘霖。



奚江月曾站在远方望见苏衷情临千军,他身姿孤拔,一只皮料紧裹的手抚上身侧,摸过只沉沉机匣,指尖绷紧只转瞬,屏息一刻,教万物都清明。



奚江月还愣着,那人不知何时就到了他身边,低下头来唇齿含笑地瞅他:“看傻了?”



“师父,你是个唐门吧。”奚江月突然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姓唐?”



“姓名只是个代号,那些都可以改。”苏衷情又笑一笑,“我当上指挥以前也姓唐,唐钟情。”



“情之所钟的那个钟情。”



“那现在为什么改了呢?”奚江月追问。



“姓名想改就改,可心中正道一定要坚守。”苏衷情没理他追问,深深望他一眼,继续道,“浩气盟不似恶人谷,不能只管打仗打赢,过逍遥自在的日子。黎民性命,律法纲纪,都要时刻考虑。神兵在手,不是为了伤人取命,而是以刃为骨,坚守道义,不改本心。”



他看到苏衷情眼中清凉如水,却又似有水中火在悄悄燃着,冰凉又炽热。



“只可惜好人难做。”



他知道苏衷情是个美好而坚定的人,在他生命中最干净的几年光阴里横空出现,似是要将少年的锐气和孤勇换来一幅似锦前程的好牌。



夜里的薄雾于晚风中踏月追星。他在一座房顶上寻到了苏衷情。苏衷情默不作声地把卷着烟火气的芸芸众生尽收眼底,低头是阑珊灯火,抬头是朗月疏星。



奚江月挪到他身边,问到,“师父,你喜欢看灯?”



“长街高楼缀灯火,夜明星河荡银波。又有谁会觉得不美呢?”苏衷情道。



他看向奚江月,明教少年一双烟瞳里,展现得是横冲直撞的热情,披肝沥胆的真心,以及乱世江湖里淋漓尽致的艳丽。竟让他不由得想到了年轻时的自己。早知道已将而立的他会如此怀念十几年前,当年所有的冒险,他都应该拼得更尽力一点。 ​​​



可他眼里却有了这样一位少年。他的徒弟无须再去冒险,无须经历无端的痛苦与背叛,只要听他的话,跟在他身后走他铺好的路,就有锦绣前程等着他。



“待你长大成人,定要坚守心中正道,用这天地悠悠浩然正气,守住十里长街中属于你的那盏灯。”



只要永远跟在师父身后,好人就好做。



奚江月成人那天,苏衷情同他一起去了明教。一双银亮弧刀放在他眼前,刃上冷光割裂昏晓,点亮苍白的大漠。



苏衷情送了他一双刀。那双弧刀,以西域寒玉铁为料,采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由天下最负盛名的铸剑师锻造而成。拦山断水,劈天惊雷,吹发立断,削铁如泥。



“论伤人取命,它天下第一。”



“伤人取命?”奚江月很轻声地问他,“不是要我做个好人?”



“只要跟在师父身后,就永远轮不到你伤人取命。”



苏衷情深深看他一眼,眸光涌动,一只手探到他心腔上。



“就永远跟着我好不好?”



这一顾盼,奚江月心音迸跳如擂鼓。眼前之人,是堂堂浩气指挥,是众人面前冷面冷言、生杀予夺无形间的唐家堡顶尖弟子,更是那个从几十少年中一眼相中他的座上帮主、他的恩师。



“好。”



可是少年总要成长,锋芒总要展露。他一生之中重要的人不会只有一位师父,他不能总想着坐拥别人打下的锦绣前程。少年想要闯荡,想要独当一面,想要凭借一己之力闯出个名堂来。再做个好人给世人看。



奚江月义兄欲遭毒手,他要去救。他在苏衷情床边静立良久,最终还是揣着弧刀离开了师父。大雪连屠三日人间,奚江月一路走一路忆。他想到苏衷情跟他说让他别走,永远跟在师父身后,就永远轮不到他伤人取命,心头就没来由地觉着凉薄。



然而他最终还是走了。



这一走,却是刀客化身成了刺客。他为了救人双刀染血,百人斩后才知是自己被人编排算计。他抱着天下第一追命的尸体,失魂落魄地顿在原地。奚江月泪流满面,那双刀铮鸣是渴血,是他杀了人。



奚江月步履趔趄而癫狂,他目含赤色,扬颈而笑,笑出泪来。



他犹然记得苏衷情说好人难做。他一直都想做个好人,也正是这样的念想才使他离开师父,想要力挽狂澜去救世人。可是,不管他此行有没有救一条性命,他都已然手染鲜血,伤了百条人命,再也做不成一个好人了。



他真的很想配得上天地浩然正气,和那人心中的正道的。



苏衷情追到他,冲开人群,他见奚江月提到的手无力而坠,那灿然金发将他面容尽数遮住,戾气被鲜血冲刷的淡薄。



“这不怪你……”苏衷情眼泪掉下面来,“我曾说过,好人难做……见义勇为被人误会、不屑解释被人编排、为了报仇刀剑染血,这些都是无可奈何,都不是你的错……”



“就算满手血腥,依旧坚守道义我心不改,师父就还可以让你前途光明坦荡,护你半生周全!”



“可我不想再当和师父一样的好人了!”



奚江月口中喃喃,忽而声嘶力竭向天长啸。手起刀落,是将青天削出条金色裂口,刀锋委地破开三尺尘沙,他满眼是泪。



“我想要自在逍遥啊!”



那夜,天关水色淋漓,风潮水浪卷他过脸庞,露出浓密睫毛下一双黑眼睛。苏衷情站得笔直,眼中淬出苍冷的辉。串成珠帘的雨点子揪扯着他发丝,混沌天地竟是平添了哀愁的诗意,“那年我当上浩气指挥,你十五岁。座下几十个年轻人,我就偏偏选中了你……”



“看到那双眼睛,我就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那眼里有一腔孤勇的锐气,骄傲、倔强、勇敢无畏。我当时就在想,这是个头破血流也要闯的年轻人,一定会一条路走到黑,不见棺材不落泪。”



绵绵冷针迎头夹面,他痴痴地偏过脸去,颤声道:“所以,我绝不能看着他失败!”



奚江月站在伞下怔怔地望着他。那人像只孤逸的野鹤,眼中冷硬如铁。他乖顺地低下头,道:“你现在遇见的我,已不是那执着而热烈的少年心性了。”



他扔掉伞,从容恬淡地戴上兜帽,双柄弧刀铮然拔出,那声响削山断水,是寒玉铁的铮鸣,于茫茫四野里回音。



“我不再是了。”



“不!江月!”苏衷情吊高了嗓子,山谷的寂风衬着他的痛声,他几近哀求地叫道,“你已经见到了棺材,就理应落泪了吧!”



“我为何要落泪?”奚江月反问道,“哭错了怎么办呢?”



“之所以百般努力仍无力回天,正是因为我不能独当一面。和您在一起,我永远救不了任何人。”



他看到苏衷情的束发长绦被风吹散了。他长发翻飞,眼角眉梢坠满了水滴,如一粒伶仃的残叶。那可是他的师父啊。师父予他真情,教他动心,毫无保留地告诉他自己的全部,从座下几十个年轻人里,一眼选中了茕茕孑立、孤影伶仃的他。



他在雨中下跪,暴雨中闪电四起,天边一记焦雷。银亮的电光衬得一张玉面静而哀,他重重地向苏衷情磕了个头,额头撞出一片血,顺着鼻梁蜿蜒而下,混着淋漓雨瀑住了面容。



“从今以后,无论江月身在何处,您仍永远是我最敬爱的师父!”



千机匣从他手中悄然滑落,连坠地的闷响都被风雨声音盖过了。那雨雾像条帘,他已看不清苏衷情的脸,只能听到那人颤抖的语声,“只是敬爱?”



只是敬爱?



他在雨中起身,朝那边说了最后四个字。



“敬多于爱。”



那乌煞的浓云渐渐变薄了。雨霁云散,有金发碧眼的刀客,身负双柄弧刀,向那远处的迢迢长空而去。那头灿然金发宛如宫墙之上的金黄琉璃瓦,同红日争其辉。



“我也曾愿心向武林正道,无怨无悔不改本心。无奈世事定要伤我叛我,我已双刀染血,满手血腥,终究不配成为和师父一样的好人,坚守心中的道义了。”



恶人谷来了个新刀客,江湖中又多了个横空出世的大恶人。人们都说,那刀客名叫奚楼月,双刀使得出神入化,不到两年就当上了阵营指挥。那两把弧刀是世上最锋利。吹发立断,削铁如泥,寒铁铸刃,落斩无声。论伤人取命,是天下第一。



淮河十里,中央一亭。十里长街灯火阑珊,他站在高处低头看,身边人窜上屋檐,踩着艳红堆青的琉璃瓦拍他肩膀,说:“浩气指挥换人了,不再是以前那个难搞的唐终情了。”



“苏衷情?”奚楼月神色一动,“可是唐钟情?情之所钟,一见钟情的钟情?”



“现在不叫那个钟情了。”身边人道,“是衣带渐宽终不悔的终。是浅情终似,行云无定,犹到梦魂中的终情。”



“难怪到处找你都不见人,堂堂指挥居然藏在这里看万家灯火,没觉得你身上这么有烟火气啊。”



奚楼月展个凉薄的笑。他想起他师父爱看灯火。在他还是个执着而热烈的少年时,两人曾坐在一座房顶上看灯火。阑珊灯火伴着弯月停在他眼里,背后是迢递十里青山,拼出个烟火气浓浓的夜。苏衷情温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待你长大成人,定要坚守心中正道,用这天地悠悠浩然正气,守住十里长街中属于你的那盏灯。”



月华凝照,刀客手中双刀刃上银亮一闪,白里掺红。



“这万家灯火,属于我的那盏,早随他而灭了。 ​​​”











突然发现,真的,炮哥,我服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痴迷炮哥了…… 卧槽了……
   
    
       西山居是真的心机,新手就是定国套……定国炮哥啊兄弟们!!!!谁特么受得了啊……

        我自问一向不为美色昏头,这次居然栽在一个游戏里的男角色手上……我服了,心服口服。
    
       我之前以为定国炮哥是大唐花魁不过一句笑话,太夸张了,啊!我为我的年幼无知道歉!我太天真了,我太小看定国炮哥了……胸口,腰腹,侧腰,背部,黑色暗纹布料间露出的皮肤与肌肉,每一片鲜嫩光滑的肉色都是叫嚣着的诱惑,却还欲说还休,有一撩没一撩的,暗地里的偷偷挑逗,让人欲罢不能,真的上瘾。站着,身子挺拔,腰腿纤细,那个细腰!那钻进裤腰里的两道线条,流畅平滑,勾人的视线直顺着腰线往下延伸,试图钻进那严严实实的布料之中。还有那眉眼,随便一勾或一眨,便是摄人的风情溢出屏幕……死了死了。
        我以为风情二字只为女子所用,唐门最美的是炮姐。我错了,真的错了。 那眉眼的一抹风情万种,冷然出鞘的漠然神情,那带着钩子的眼神,似有若无的勾引,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又用举手投足间的诱惑骚动着别人。

        风情绝代,绝世倾国。若是能抱得此等绝色入怀,应是此生别无他求了。【可惜我是个女的,我要是个男人,呵呵。哪怕把他在唇齿间咬碎,也要把他据为己有】

         【真的,我承认,有那么几个画面,我真想变成个男人冲进电脑艹他。狠狠地,疯狂地,失去理智,做到发狂,至死方休。】

【大师赛】随便谈谈感想,唉

        大凶姐姐的一个口误,明明是无心之过,谁没有个紧张的时候,谁没有过口误的时候?!却因此被骂的狗血淋透,千夫所指,成为众矢之的,说不尊重持风和清风望月,我惊了。
       那时候看到新闻联播等大型节目和大型国际活动中的主持人口误,也没见过主持人被骂得这么惨,大部分观众都表示谅解。可能是剑网三的玩家都很年轻吧?
       她的道歉看得我心都碎了,一个那么好的女孩子,就因为一个口误,被刁难到这种地步,公众惊人的宽容,除了对待天才。王尔德这样说过。这一次,我是真的看到了,公众惊人的宽容,除了对待一个温和而优秀的女孩子。
        伍贰也口误过,把慕月淅叫成了日月劫,没有被骂。我说出来的时候,朋友反驳我说,那不是在解说嘛,来不及改。所以呢?所以大胸姐姐主持时候的紧张又有谁在意?没有人为她说句公道话吗?她是第一次主持大师赛,还是决赛,没有人在意她的状态吗?我当时就沉默了。
         朋友又说她后期的处理确实有问题,我完全不知道是指什么,也没有说话。
           还有冠军的站位,我手机里依然存着去年大师赛的图,去年,冠军队醉雨话禅,也是往后站的,站在了水月无妄思和歌尽歌僧后面。去年没有人喷什么。
           而且看了道歉后的回复,根本没有选手介意。只是粉丝一直在跳在骂。我惊了。
             今年的大师赛,比赛真的特别精彩,特别精彩,特别精彩,但,看的人多了,也就意味着多了很多野鸡。
              直播的弹幕里有人不怀好意,选手不会说话,被骂心机,墨洒也被骂的特别惨,她们用最不理智最不公正客观的语气,抒发着自己内心的躁动与寂寞,我觉得,跳得太高,只说明,她们太习惯闹脾气了,可没法,这游戏,女孩子太多。
           贴吧里喷技术、打法以及战术的,我打开了一篇评论醉雨话禅青竹书院进房子那一把的一个帖子,看了没几层,我就惊了,这种贴吧5000分选手建议下次大师赛亲自上场,拳打童话兰催,脚踢花海年儿。看看您惊人的手法与战术。
          我相信只要是个唐门,都是决不愿意进房子的,但是童话克服了一个唐门最基本的本能,为了赢,他还是选择了进,因为伤害不如对面,时间也快结束,如果不进房子拼一把,绝对是输,既然这样,不如进去拼一把,他的付出,他的破釜沉舟,他豁出去了的背水一战。却被人喷。唉我当时也跟别人说是失误,可我后来动脑子一想,真的感动的要落泪。他进房子,不是因为他没有一个身为唐门的基础意识,而是他为了胜利,放弃了一个唐门的意识。仅此而已。
         看过一个最智障的评论:“如果花舞剑在醉雨话禅,他们的冠军会不会稳一点。”我惊了,忆旧年的奶妈什么水平你特么是瞎了吧???只会看结局,不会看过程,连对选手水平的判断力都没有还张开嘴叭叭叭地说得一身劲……我惊了。

        总之,就我个人来看,前八强的每位选手,手法意识都是绝对的顶尖,不分上下,BP,战术,心理等等,甚至运气,真的很影响比赛的走向。至于八选手人品的楼主,我希望无论骂谁,您都能保持客观与理智。吐槽选手技术的楼主,我无话可说,毕竟我们无法跟一个普通小学生讲微积分。

      这次比赛,是真的好看,真的精彩,有过很多感动。但结束后的这些事,真的太恶心了。剑三杠精和野鸡真的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我也真的希望每位心里爱着这片江湖,这个游戏,这场比赛的小可爱,能在这所有闹心的纷乱的言论与声讨叫骂中,保持理智。唉。

我也是【含复联三剧透】

唉:-(

Sky:

几个小段子,含复联三剧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鹰眼:我没出场。


蚁人:我也是。




卡魔拉:我的爸爸是个反派。


星爵:我的也是。




小辣椒:其实我一直在等他。


寡姐:我也是。




星爵:我被心爱的人要求亲自动手杀了她。


旺达:我也是。


(狼叔:我也是。)




奇异博士:我还是回去当侦探吧。


钢铁侠:我也是……等等我要怎么回去啊喂!


奇异博士:我的搭档好像也在这个宇宙……


钢铁侠:我的……你快出场啊喂!




小蜘蛛:我不想死。


格鲁特:我是格鲁特。




卡魔拉:我希望有人可以帮我照顾妹妹。


陛下:我也是。




洛基:这不是我第一次死了,但这次貌似是真的。


巴基:我也是。




锤哥:我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队长:我也是。




锤哥:我又一次抱着洛基的尸体。


队长:我又一次连尸体也找不到。




红骷髅:我没想到自己还会再出现。


斯坦李:我不是。




End

我滴个天爷哇……突然涉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