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饮一杯无

【伞周翔】寻你影踪

   第七章

   空无一人的训练室内,一片漆黑,天花板角落的摄像头兢兢业业地工作着,闪着莹莹红光。

   周泽楷象征性地履行队长的职责查完房,顺便看了一眼训练室----?!壁灯和顶灯骤然大亮,并且随着飘忽不定的节奏般明明灭灭,仿佛阴风阵阵。
  沉默寡言周泽楷直接吓哑火了。……这个灯光,是要让我蹦迪吗?周泽楷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走神,可见枪王心理素质惊人。

  “周泽楷。”

  “谁?”周泽楷秀气的眉毛皱起,胡乱闪烁的灯光下,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里似有点点繁星跳跃。

  “我是好孩子,she会zhu义的接班人,坚持唯物主义……”周泽楷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弹幕横飞。

  “你早就发现我了吧?”苏沐秋的身形在空气中缓缓出现,如一缕青烟,飘在半空中。

   “……”我没有!周泽楷憋的脸颊通红,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是个宝宝!

  周泽楷果然是一个谜一样的男子。

 “你……是谁?”周泽楷面无表情,面上淡定如老狗。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下,我并不会伤害任何人。我只是……想留下来,想看看枪与战矛。我也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而且,说不定会对你们的训练有所帮助。”面前的少年面容清秀,瞳色很浅,苍白的肤色看上去有些虚弱。

 周泽楷沉思片刻,“那你与孙翔……”

  “……朋友。”苏沐秋打断他。

 “我可以答应你,不找人做法驱鬼,但是,”周泽楷的眼神依旧温和柔软,却增添了一份厚重的坚定。“是以轮回全员的安全为前提。”

“可以。”苏沐秋斩钉截铁地立下了承诺。

 “若违背誓言,则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周泽楷从不优柔寡断,因为他的判断力,便是最强大的武器。

   言语上匮乏的缺点反而在思维的缜密上给了他弥补。让他不说话,依然为王。

 “好。”

“一言为定!”苏沐秋说完便飘走了,周泽楷看着他不见,这才一瘪嘴,啪嗒啪嗒跑进轮回老妈子江波涛的房间里一通1551嘤嘤嘤吓死宝宝了让江麻麻好一阵安慰。

    第二天,轮回一下子全都懵逼了。

   

        

【all翔】我只想安静约个p(3)

【叶周翔随笔】他们给我的感觉


喜欢听翔翔嚣张而大声地喊“周泽楷!!”

又喜欢他软绵绵地低着头叫“叶哥……”

喜欢他和周泽楷相视一笑并肩而战的自信,

又喜欢他在叶修面前沮丧而不服输的困兽眼神。

喜欢他和周泽楷在夏夜烟火下甜蜜的吻,

又喜欢他和叶修窝在小房间里隐忍的纠缠。


喜欢他看向周泽楷时眼底的温柔与阳光,

喜欢他面对叶修时脸上龇牙咧嘴的倔强。


“孙翔,我喜欢你。”

“小朋友,这下你逃不掉了吧?”





【all翔】我只想安静约个p(2)

    孙翔一步一蹭地到了周泽楷旁边,悄悄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你没说出去吧?”   周泽楷不理他,甚至抽出了自己的衣袖,别过脸去,一副要跟他闹别扭的架势   
孙翔便凑过去小声哄他,“你怎么了……周泽楷?”
周泽楷委委屈屈地抱怨:“你去哪里了?我担心。”
    孙翔被问住了,“呃……我……内个……”王杰希有眼色地走过来回答“我跟孙翔出去吃了点东西。”
  “卧槽你居然和孙翔一起去偷偷吃好吃的!”   黄少天又惊又气,“居然不带我!这酒店的自助真的是要把我吃吐了……队长我们明天也去吧!”
    与王杰希一个房间的喻文州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不了吧,我们又不知道哪里有好吃的。” “我们找找嘛!哎,王杰希,你们在哪里吃的?吃的什么啊?”黄少天锲而不舍。
 “无可奉告。”王杰希笑了笑,孙翔趁着王杰希的掩护借口吃饱了匆匆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看背影居然有些落荒而逃的架势。
    几个人盯了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各怀心事。
   
    周泽楷在楼梯拐角处拦住了喻文州,“喻队……昨晚王杰希前辈……”
    “我也很好奇。”喻文州显然不肯多说。
    “那好吧。”周泽楷的声音波澜不惊,“谢谢喻队。”看来喻文州有自己的企图和打算,与他合作是不可能的了。

      他坐在喻文州右手边训练,自然会不经意瞥到对方的手机,他偶然看到喻文州打开相册的一瞬间,熟悉的几张孙翔的照片赫然在列。
     令周泽楷呼吸一滞。
     其他人或许还没在意,联盟里几个心脏已经有所察觉,且不说王杰希怎么会突然和孙翔一起出去吃东西。周泽楷的脸色和喻文州的语焉不详就有问题。
     也许关于同一个心知肚明的秘密,也许是各自心底隐藏的秘密。
     暗流涌动。

  而孙翔还在心无旁骛地训练,对此一无所知。
   休息时孙翔习惯性地拿起手机,“!!!!”
  他猛然抬头看向正认真指导其他队员的队长——喻文州。
  以喻文州和王杰希的交情【对不起不存在的】,加上王杰希一贯大方坦然的作风,何况他本来也不想对室友有所隐瞒,喻文州问出来原委不算困难。
   但王杰希不知道的是,喻文州有他自己更隐秘的心思。
   孙翔坐立不安起来。喻文州知道了,知道了他和王杰希睡过的事情。那他到底找自己想要干什么?
    孙翔不明白。
“所以?”他小心翼翼地回道。
 “我好像没有必要和责任帮你们保密吧?”喻文州回得很快。
   自己和喻文州的确没什么交情,但现在国家队集训时也是搭档的队友……他相信喻文州不会为难他,想必是对他有所求,孙翔皱了眉头。
“你直说了吧。”他讨厌拐弯抹角。
    喻文州突然站了起来,做出放松的架势,应该是要休息,走出训练室时候远远扫了这边一眼。
        孙翔随意地交代了句“我去下卫生间”,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走廊上,十分沉默,空气有些焦灼。
  喻文州进了卫生间,孙翔顿了一秒,还是跟了上去。
“喻文州……唔!”他使劲推开突然凑近的人,“我现在不想约,你找别人吧。”
“我不是找你约p的,”喻文州丝毫不气,“我只想要点封口费。”
   “问王杰希要去。”孙翔没好气地说,扭头就要走。他讨厌被人威胁。
  “我又不喜欢王杰希。”
          
   喻文州的声音不大,孙翔脑子里却被震得一片空白。

              

【all翔】我只想安静约个p(1)

     上一篇被屏蔽了,再发一遍🌚再被屏蔽我就没法了

     孙翔在苏黎世烦躁了好几天,叶修明里暗里说了他好几句,让他注意一下自己的状态,失误有点多。
        

    周泽楷对他也是一副想劝开不了口,对着他总是欲言又止。

    孙翔下定决心,这事儿不解决是不行了,虽说纵yu可能影响状态,但憋着火更影响状态!必须得想办法了!他决定合理的发泄一下下。

    他打开在他手机角落里落灰的一个小应用,blued(哦豁),偷偷摸摸约个p,应该没人会知道吧?

  我靠这些外国人一个比一个奔放……孙翔看着看着就觉得眼睛不太好,哎呀这个胸毛这么长……这个鼻子上怎么戴这么大一个圈?这个这个!……卧槽这纹身也太多了吧!

    孙翔好绝望,完了,只有靠自己的手了吗?根本满足不了好吗?

     嗯?咦?这个!一个清新脱俗不做作的头像突然出现在了手机上,孙翔划动屏幕的手指一顿。

      
   这个人的头像是一株绿色植物,红褐色的花盆,繁茂的枝叶,上面投下一缕阳光,照在枝梢上。

    看!多么健康向上清纯可爱的头像啊!就是莫名其妙有点眼熟是怎么回事?

    孙翔告诉自己,这就是缘分啊!

     在四周花枝招展妖孽丛生的头像的包围与衬托下,这个人,是多么的朴实!给了孙翔无以伦比的安全感。
          

     靠谱!就他了!

     一看距离,哎嘿,小于一千米!太方便了!孙翔美滋滋的点进去,那人放出来的照片不多,大多数都是风景,还有两张秀气修长的手和一张趴在窗台睡觉的猫咪。

   哇!手控和猫奴的孙翔心里的小人已经在雀跃了!迫不及待要约他了好吗?!

   他迅速发了条消息过去:“0,185”,又觉得不太礼貌,加了句“可以认识一下吗?”

    孙翔的头像其实也挺好认的,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拿着一个那么大甜筒。

         

      而且,因为他懒,所以他的头像和微信头像,是同一个。

     后来他追悔莫及。

   其实也不怪他,在这之前,就是打死他,他也想不到联盟居然这么多基佬。

   王杰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他随意地低头看了一眼,表情瞬间崩了。

   大小眼都一样大了一秒。

  坐在他旁边目睹全程的叶修:“精彩。”人间奇景。

  王杰希点开这个人的头像盯了两秒,又打开微信,划了几下,点了点,又盯了两秒。凝固了。

  叶修好奇地想凑过来,被杰希爸爸无情闪开,大小眼发出了无声的警告,“狗比叶修莫挨老子。”

  王杰希抬头看向另一张餐桌上的孙翔,对方正站起来弯腰去抢唐昊盘子里的肉排,背后的国家队服被带动着往上,露出一截白嫩的窄腰来。

     他思考了两秒,便抬起手指飞快地打了几个字,“可以。”

    想了想,又补了一条,“1,181”。他也要带点诚意才行。

     
   聊了几句 飞速约好后,孙翔的心情肉眼可见得转好了,跟其他人的配合都顺畅了。

     夜晚,偷偷溜出了房间的孙翔兴高采烈地进了电梯。

   “叮咚”
     门铃响起,王杰希走上前,微笑着拉开了门。

  “!!!!!!!”孙翔倒抽了一口冷气,强行把门甩上了。

     卧槽!王杰希居然是基佬!!哎不对,他约的,居然是王杰希?!

   房门又一次从里面打开,呆站在门口满脸崩溃的孙翔被拉了进去。

  “王,王杰希……我们……”就当没发生过好吗?……这要是上了chuang以后还怎么见面啊……那不得尴尬死?孙翔踌躇着。

      

  “孙翔大大不敢?不都约好了吗?是你主动找我的吧?现在又想临阵脱逃了?”这个半心脏眯起了眼睛,慢条斯理地说道。

   “我………”

   孙翔恨不得痛哭,我说怎么那盆植物那么眼熟呢……不就是在北京集训时看到的王杰希房间窗台上的那一盆吗????

        

  “既然都是……那帮忙解决一下问题不是理所应当的吗?”王杰希的笑容很温柔。

    孙翔呆了呆,算了,不就是队友吗?睡了就睡了,还会掉块肉不成吗?

   
         
   孙翔根本就不敢睁眼,怕一睁眼就看到正亲吻自己脖颈的人是自己的队友……太出戏了。

  
     偏偏王杰希坏心肠的要故意逗弄他,俯在他胸腹上一边轻吻时,还要低低叫几声“孙翔,孙翔”

     在被顶nong得嗓子里只发出呜咽的时候,王杰希突然停了下来,孙翔顿时难耐地扭动起来,却听见那人“孙翔,睁开眼睛,看着我。”

        要了命了……孙翔发自内心里想拒绝,但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停下来啊……孙翔憋屈极了,
       

      他努力地挣扎着睁开眼睛,眼睫毛像蝴蝶一样狠狠扇动了几下,一双水汽朦胧的眼睛蓦然出现在王杰希眼前。

    “唔……”孙翔与王杰希对视着,眼神惊慌,像只受惊的小兔。王杰希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叫我的名字。”
        

          
    “不……嗯……”孙翔拒绝的毫不犹豫,却已经快急哭了,“动……动一动……”

     “叫我的名字。”王杰希一向是个温和的人,在这种事上却十分强硬。

    “王,王杰希……”孙翔终于忍不住了,噙着王杰希的肩膀模模糊糊地开口。

    没想到一开口就停不下来。

       
   “……王杰希!”最后竟然叫着王杰希的名字承受灭顶的欢愉。孙翔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无力的瘫软在床上,微微发颤。

       
    “嗯,孙翔。”王杰希答应着他的呼喊,回他以炽烈的亲吻与动作。

“呼……”孙翔先缓过来,喘息着挣开王杰希仍揽着他的胳膊,“一次就够了……我先走了。”

      孙翔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往浴室走,清理完回来,王杰希还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在休息。

     别说,孙翔站在床边细细打量着对方,这微草好爸爸长得还挺好看,闭起眼睛的时候分外温柔,只看着他,就能想起岁月静好这个词来。

     那怎么做起来这么凶啊……孙翔嘀咕着,便要穿衣服。“孙翔,”王杰希突然睁开眼睛,还伸手拉住了他,“别走了。”

“那不行!万一周泽楷醒了发现我不在房间怎么办?”孙翔瞪起眼睛紧张兮兮地说。

 “他发现了又怎么了?他会报给叶修吗?”王杰希云淡风轻地说,语气慵懒,带着事后的疲惫和餍足,孙翔简直不敢相信面前这么性感的人居然是好爸爸王杰希!

   自然是不会,周泽楷一定会第一时间联系他,然后帮他掩护。只是……他瞒着周泽楷出来跟别人过夜……总感觉心里别扭,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王杰希看到他在犹豫,一个用力,把人拉到了床上,“睡吧,不累吗?”

     困死了……大半夜都过去了。孙翔实在是一沾床就睁不开眼睛了……干脆扯过一截被子便睡了。

    周泽楷快急死了,早上醒来发现舍友不见了,他以为孙翔跟往常一样去晨跑了,可能今天回来晚吧。结果一直等到早餐时间,都没见到孙翔,心里的不安像团火直往脑门上窜,燎得他坐立不安。

           
    早餐都没胃口吃了,孙翔是晚上跑出去玩了吗?他什么时候出去的?出去了一晚上吗?那他在哪里睡的?跟谁在一起?

          
       
    当王杰希和孙翔一起出现在餐厅时,周泽楷感觉到餐厅静了一瞬

凭洗尘一点风骨

       

        他站在人群中央,身后是征程浩荡。

    
        他仍是少年,走过时带着风,笑起来发着光,提起空军的英武时,语气里带着严肃和神往。

        阳光,树影,正步,汗水。

        青春的回忆永远都不止晚风,烧烤,路边摊和啤酒,也有猜火车和麦田里的守望。

        
         我们的青春明显很不一样,但好在终于,有了一个交点,一段共同的回忆。

         印象深刻除了汗水和日光,更有暴雨中惊慌奔跑的我们与站在原地招呼学生的他们。雨水凛冽如刀,悍然分割我们与他们。

          一个屋檐,便分开两个世界。

          那份责任与担当,不辞辛苦,与我们不一样。暴雨倾盆人群涌动的操场上,不看服装,我也能准确看出来,哪个人是教官。

         匆匆跑到室内竟恍然想到,这个站直了脊梁带领并指挥着整个班的人,只比我大了两岁。

         他说起对国家财产的珍惜与爱护时神情颇有些严肃,带着隐藏起来的骄傲。
       
         同学在我耳边说:“这么爱国吗?”
         我说:“这多好。”

          对于有道德洁癖的人来说,爱国和正义感,是一个人最闪光的地方。

        
         
          还有,这个话痨子长得很帅。🌚

      
  

                你且听这荒唐,春秋走来一步步
                你且信这风浪,永远二十赶朝暮
                将昨日事
                归欢喜处
                我们都需要自渡。
                                     ——《记昨日书·伏仪》
             

         

         
        

         
        

       

       

        

【簇邪】后来

      瓶邪&簇邪,大型ntr现场,原著属于三叔,ooc属于我。谢谢小可爱的点cp。 @翾飝 _(:ᗤ」ㄥ)_

        你将会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黎簇上火车的时候天光乍破,熬夜的眼底是浓重的黑色。他眉头紧皱,下巴紧绷,似乎随时会暴起,将拳头挥向陌生人。眼睛里却不见凶狠,水光淋淋。

        他简直像是在逃命。神情紧张,眼睛里带着绝望,时不时燃起希望,明了又灭,闪烁,璀璨,又熄灭。

          时而坦荡,时而惊慌。

          他放不开的手鲜血淋漓,他放不下的人遍体鳞伤,他疼的彻心透骨,可他不想放手,不想放下。
          心中的魔张牙舞爪。

          吴邪靠在黄花梨椅子里耷拉着眼皮休息,他垂着头,看上去有些委顿,了无生气。
        
          张起灵的手从身后探过来,盖在他的眼前。

          “不够。”吴邪抬手握住眼上的手掌,“我做的不够,我欠他的,是一条命。”

          “他也成为了之前不敢想象的自己。”张起灵不会安慰,只是把人世看得通透。

          世上本就没有谁欠谁,只有谁愿意。

          很多身不由己,说到底也还是心甘情愿。

          “可……”吴邪还欲多说些什么来反驳,便被小哥捂住了嘴,“别多想了。”

          世上哪有什么谁欠了谁,这样算的话,是张起灵欠了吴邪的天真无邪和遍体鳞伤吗?那吴邪是否又欠了张起灵很多条命和十年守门的孤独呢?

           更何况,还不清的。
          怎么样才算还清亏欠别人的?那是有下限无上限的付出,与永无止境的愧疚。

          百年时光,也并不足够归还这不绝情意,只能好好珍惜。

          黎簇敲打着木门,福建山村的湿气渗进骨头缝里,膝盖骨开始隐隐泛疼,思思绕绕,一缕缕柔软缠绵的疼,挠的他心焦。

                
          木门被人吱呀一声打开,没有脚步声,是张起灵。
            
               
          黎簇站在那里与他平静地对视,那人的眼里黑沉沉的,没有自己,没有光亮。黎簇习惯性的歪头轻笑一声,“我找吴邪。”

            张起灵很少对什么人束手无策,但面前这个麻烦,是吴邪心尖上的血肉伤痕,别人一碰,便要刺痛流血,他沉默着让开身子,黎簇带着少年气的笑走了进去。

            吴邪坐在屋子里,在等他。

             
          “考的不错啊小子。”从那次他背着他从汪家出来之后,这是第一次见面。吴邪笑着寒暄,眼神里有一些欣慰。

          “怎么不去报道?机票不要钱的吗?”第二句话,他便撕开皮肉的伪装,直指心口。

          黎簇站在他面前,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下巴,胡茬,喉结……他没变,甚至胖了一些,看来这俩人把他养的不错。
         
          “你知道为什么。”黎簇弯腰凑近他,将对方的眼神固定在自己身上。

          “为了找你。”妖魔破翼而出,在他心中飞舞燃烧,他多想被一剖为二,彻底释放心里的这只孽障。

          “你糊涂了,傻小子,头盖骨少了脑子也少了?”吴邪很少在怼人的时候还有气无力的,黎簇知道,吴邪一开始,就没有反对的打算,他会一直妥协,退到无路可退的地方。

             因为他欠他的。
        
         

           
            “你真的考虑好了?”吴邪终于动了动,抬手摸了摸手腕上的镯子,这镯子在他一身现代打扮下,突兀得很。

              “对。”

              吴邪也不劝他回归正常大学工作结婚生子什么的,他知道没用,他知道他心里想要什么。那魔鬼是他种下的,他自然明白。

             “戴着这个镯子,吴家的人会护着你的。”吴邪褪下镯子递给他。

             “在杭州横着走都行,在北京那些牛鬼蛇神多的地方还是小心一点。”吴邪一副语重心长的长辈模样叮嘱道。

              “就这些?”黎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就这些,我也没钱,别的没法支持你了。”吴邪一面耍滑头一面看向旁边当木头桩子的张起灵。

              “你明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黎簇将手中镯子戴上,“拿了吴家的镯子就算进了吴家的门了,我不急,我们来日方长。”

           
                吴邪深吸了一口气,“黎簇。”

              “别拿张起灵威胁我,我就是被弄死了,这颗心都不会死。”

             “我不可能甘心的,用我的命,去换得你和别人厮守。”

             
               雨停了。湿气渐消,吴邪叫张起灵赶紧去采些山菌
回来,张起灵点点头,经过他身边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他追上进屋的吴邪,“那我呢?”
      

               “你给我滚去洗澡换衣服。臭小孩,脏。”
               “还不是因为急着来找你!!!”
          

                你开口,我就可以立刻为你去死。我是你的,你,也要是我的。我会等,你可以为他等十年,我就能为你等一辈子。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刚好遇见你 番外ⅰ

哎?番外!

无一不是你:

陆迁十四五岁时曾随父母去过蜀地,那是他第一次去中原。
父母寻了个山间的小客栈落脚歇息,晚上陆迁趁他二人都睡熟后偷偷溜了出去。
柔和的月光像光滑的丝绸铺了满地,照在陆迁脸上竟还有一丝湿湿的凉意。山腰处的树林早已枝繁叶茂,仰头看去只见一片斑斑驳驳。陆迁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闭着眼享受这片刻的静谧。
突然东边有些许响动,陆迁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张望过去只见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明教。
正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陆迁急急地跟了过去,那男孩察觉到了他,扭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目视前方,轻功一刻不停:“别跟着我。”
陆迁眨了眨眼:“为什么阿?你要去哪阿这么急?我能帮你吗?”
男孩言简意赅:“我去救人,你帮不上忙。”
“怎么会!我可厉害了!哎?你的眼睛是天蓝色的!我娘说天蓝色的眼睛很少见呢!”陆迁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男孩皱了皱眉头,隐身后加快速度把陆迁甩了。
“呃...”陆迁尴尬地挠了挠头,仍不死心地顺着男孩消失的方向去了。
片刻后,陆迁看到了一片火光。
肆意的火舌撩拨着那个村庄,凄惨的哀嚎声震得陆迁耳朵一阵轰鸣,一群黑衣人手持火把,不断加大火势,手中的油或酒全部泼完后才迅速逃离了现场。
陆迁的手止不住地抖着,倏地又看见两个身影从村子里跑了出来,向山下奔去。前面的那个是刚刚遇到的男孩,后面的男孩带着半张面具,侧脸的线条已棱角分明,一双眼中蒙了一层雾气,还带着浓浓的仇恨和杀气,他怀中小姑娘的脸被烟熏得脏兮兮的。
陆迁把视线挪到了那小姑娘脸上,心下一惊,呃,惊蛰...?!还没来得及反应,陆迁又发现他们身后跟了一群黑衣人,正要出头时却被人一把捂着嘴拽走了。
陆迁的娘把孩子紧紧箍在怀里:“生死由命,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唔唔...!”陆迁死死盯着三人离去的方向,十分懊恼地被带了回去。


没关系,陆迁想,在真主的庇护下,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并与自己再次相遇。


[所以说当陆迁看见唐清竹的时候就知道唐夜和陆疏影的身份了]


正文 @能饮一杯无

【叶翔】我骗我自己!

         
 每位恋爱中的人都避免不了患得患失的心情。爱生忧怖,前人诚不欺我。



           风花雪月,和我,都为你而来。 



             叶修说你还好吗? 

            孙翔随手关掉震动的手机,把屏幕上的名字按灭。训练时间不能玩手机,身为队长也不能例外。

        
              夜半风凉秋露薄,月下霜冷故人叹。 孙翔在灯下疲惫地按了按额角,今天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 这才想起被遗忘了一下午的手机。 

    

              周泽楷退役后孙翔带起轮回竟也是得心应手有条不紊,多年沉积与岁月流转,青年棱角渐缓,眉眼光芒却不改。

         
             外人皆叹天才终究是天才,一旦用心思做什么事都能上手,可副队江波涛知道他每一次的失落和煎熬。 

       
            那个张扬夺目的少年,已经学着与世界和解。

           要不是眼中骄傲不变,仍是少年风采,只怕连叶修也难想起他当年模样。

      
            孙翔笑笑便打了过去,
            “喂?” 
            信号不太好,那边的人似乎在跑动。
            “你怎么……这时候打过来?”叶修喘着气,语气颇有些不满和焦急。
             “……那我挂了。” 
            “行行行你快挂吧!我这边有急事!” 

      
             没有等到孙翔按下挂断,手机里已传来了冰冷的电子音。
            “嘟……嘟……” 

            愤怒过后是慌乱,与心乱如麻。孙翔强迫自己冷静,放下要再打回去的手,只觉得天地间一片荒凉,他站在孤独中央,被心爱的恋人抛弃。

            他想着自己要坚强,现在该干什么来着?一切都要和往常一样,冷静,冷静孙翔……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脱的衣服进的浴室,只知道胡乱打开的淋浴头突然浇下的开水淋得他一瞬间睁不开眼睛,烫的眼皮跳痛。 

     
            去他妈的坚强。他像小时候被烫到的时候一样痛哭起来,热水从头顶倾泻而下和着泪水在脸上淌得一塌糊涂。

             他在浴室蒸腾的热气中想起叶修匆忙的语气,想起那条短信:“你还好吗?” 想起两人三个月没有见过面的事实,想起上一条短信停留在三天前的一句“嗯我知道”。

              他只觉得他们完了。

    
            
             他与叶修这场震惊旁人,聚少离多的恋爱,就这样完了。

              他不爱我了。孙翔眨眨湿漉漉的睫毛,长长的睫毛上滚下几滴水珠。 

     
          
               他猛然想起好久之前网上的一个段子,“我半夜给你打电话,你气喘吁吁地说你在跑步。”忍不住就笑,笑了却又哭。 

               躺在床上的时候他已经筋疲力竭,工作和失恋让他疲惫不堪。睫毛挂着眼泪,他昏昏沉沉地睡去。

                  “叶修……” 

              第二天的他眼睛红肿着走进训练室的时候,那群臭小子看到他的表情精彩得他甚至想当场捧腹大笑。 

              训练的间隙江波涛拉住了他,“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但我更想问你出了什么事?” 

       
               孙翔面不改色:“我分手了。”哇靠这冷静的!自己也太酷了吧!孙翔在心里给自己点赞。 

   
               江波涛的表情变了。 
              他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孙翔忍不住问他:“你这表情,是便秘了?” 

             江波涛狠狠用手指抠进手心,嘴唇颤抖, 要忍住大笑真是太痛苦了…… 孙翔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有毛病?” 

             训练室里突然一阵骚动。 
            
            居然有人敢在训练室里大声喧哗?!孙翔来不及关心好兄弟江波涛的精神状态,立刻马不停蹄地冲向训练室,眉毛紧皱,表情恼火。

          他撞开门,就看见一个人站在小队员们的包围中冲着他笑,笑得阳光灿烂。

        
           眼底黑眼圈乌黑。

      
           看见自己居然还有脸笑?!不对,还敢过来见他?! 孙翔捏了捏拳头就要冲过去,冷静是什么?不存在的!!他满脑子现在都只剩下了两个字“冲鸭!” 

   
            叶修嗖嗖两步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孙翔攥得死紧的两个拳头。“想死我了!!!” “三个月摸不到我家翔翔的手手可把我急坏了!”叶修把那两个拳头抓在胸前抚摸个不停,犹嫌不够,还低头亲了两口。

         
            孙翔:“????????” “你昨天在干嘛???” 孙翔实在是脑子转不动了。 

           “赶飞机啊!!!!跑死我了,差点儿没赶上!”叶·宅男·修惊魂未定地说,仿佛赶的不是飞机,而是诺亚方舟。
  

           “……”孙翔突然觉得好累。
           一定是工作太累了,一定是这群小崽子太难带了,才让他去怀疑叶修对他的感情,他都快忘记这个人曾经在全世界面前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放开,说他是他此生所爱,不再分开。 

            孙翔笑得肩膀都在颤抖。“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实在说不出口,他便不说了,拉着叶修便往宿舍走。 

           “江副队~请假!”孙翔拉着叶修走过,江波涛眼观鼻鼻观心假装看不见两人紧扣的手,“队长慢走,训练交给我就行。” 

         后来叶修终于听孙翔说出了他当晚的心路历程躺在床上笑得差点当场昏厥。

        

           江波涛:“你们俩一个前脚跟我说快到轮回了记得给他开门,另一个又跟我说分手了,孙翔,下次脑补的事情不要太当真好吗?”
           孙翔:“我居然成功骗了我自己。” 
           叶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得根本停不住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作者是沙雕……因为有一个吃簇邪的小可爱点了沙雕,我记错了,就把叶翔给写沙雕了……对不起(*´﹃`*)  @四毛的钱包 









【点梗】233粉活动

        虽然不知道凭什么能233粉但还是厚着脸皮搞一个点cp点梗或只点cp不点梗写文活动。ball ball各位小可爱使劲评论😉。【不会写abo和星际机甲文所以避一下……_(:ᗤ」ㄥ)_】